影音檔案庫
BROWSE BY: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
影片長度
01:07:12
時間標籤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1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2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3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4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5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6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7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8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9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10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11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12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13
【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
資料時間_ 2004/12/09-12/12
資料地點_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故事大綱】民國88年6月19日,一場夾雜著社會問題、人性與暴力的姦殺命案。莊嚴冷肅的軍史館,是國家的故居,亦是國民的前世。於館內擔任保衛工作的軍人,何以在短時間內殺人、姦屍?是怎樣一股邪惡力量驅使的衝動?!
國史應該怎樣被敘述出來呢?讓它像電影裡的暴力畫面嗎?把殺人、殘虐、肢解都理想化了;還是像神話中的罪惡預言?誰控制了記憶,就控制了過去。國家認為:「過去的事件沒有客觀的存在,只存留於書面記錄與人的記憶之中⋯⋯控制過去的最重要關鍵就是記憶訓練。」(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
從國史到國族是一個敘事的過程,而誰是這個「說故事的人」?國史毫無例外地是為了國家而建構的神話,它既誇耀殺人、殘虐、肢解的神聖性,而確保這些書面記錄服務現有的正統。然後,我們就擁有了一座說故事的軍史館,或其他什麼紀念館、博物館⋯⋯。(摘自:〈軍史館殺人事件〉,2004,《兩廳院售票》

在本站「【表演與身體】劇場空間與噪音: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一文,引述學者黃雅慧描述《軍史館殺人事件》中噪音屬性的音樂設計與劇場視聽、演員身體之間的關係:

王墨林在這個階段的作品中,所進行的另一個實驗是,透過外在的環境來刺激身體的官能,最明顯的運用在《軍史館殺人事件》中的噪音背景。這個在演出的噪音,其實是非常令觀眾感到不舒服的,如劇評人王友輝便寫道:這齣戲的噪音在聽覺上高度折磨觀眾。但也正是那一份不適感,讓演員的情緒得到層層地推進。王墨林在這個作品與台灣噪音家廖銘和(DINO)、林其蔚合作,將自90 年代台灣地下文化的噪音跨領域到劇場的演出。對於音樂而言,噪音具有不悅耳而排斥的特性,某種程度上對於主流聽覺文化造成挑戰。在《軍》劇中,這種噪音的聽覺與觀眾的視覺並置,產生觀眾看戲心情的挑戰,整個劇場空間都被噪音包圍,變換成不安的詭魅之境,但又強烈帶動劇中演員身體進入恍惚表演興奮狀態⋯⋯

不僅是劇場聲音產生的詭魅空間感,在劇場聲音設計與演員話語兩者的聲響配合上,更有演員話語偶爾被刺耳聲響抹除的情況,「讓話語不被聽見」,戲劇性地呼應著「不被聽見」的暴力。

本文〈【表演與身體】噪音與語言抹除: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概念取自 2004新點子劇展《軍史館殺人事件》(2004)放映討論會(2019.04.22)文字紀錄,摘要段落如下:

參與者E——噪音的存在很有趣,故意讓人聽不清楚他們說的語言。王墨林的訪談比較是在談鎮壓,而我聽起來比較像是使用壞掉的擴音器或是演講的麥克風,把語言抹消掉。除了一開始開頭聲音像死亡的儀式化,祭祀感很強,第一段對身體的感懷被說出後,後面都在表現肉體被消解的空虛感

  • 參考資料

黃雅慧(2014)。「戒嚴」身體論: 王墨林與80年代小劇場運動。國立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新竹市。第五章、「左翼前衛劇場的創作實踐」,第二節、「身體表現的實驗:意識形態與身體的辯證」(頁106)。

  • 延伸閱讀

王友輝。2005。〈噪音殺人事件〉。《表演藝術》,第146 期,頁75-76。

 

發佈時間_ 2019\08\16
版權資訊
原件著作財產權人: 差事劇團、(導演)王墨林
數位檔案著作財產權人: 在地實驗
直接連結: https://archive.etat.com/?p=6995
發表迴響

請先登入社群網站,或是填寫兩個必填欄位「姓名」與「電子郵件」後再送出留言,您所輸入的資訊僅供本網站使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延伸閱讀
資料時間_ 2001/7
評論展演:《TSOU.伊底帕斯》 創作者:王墨林(王墨麟) 合作團隊:鄒劇團,林蔭宇導演 年代:1997 演出地點:北京世紀劇院 《TSOU.伊底帕斯》由鄒族人以鄒語演出,可是採用因果報應這個通俗的佛教信仰來改編希臘悲劇的命題,無異於搬殖民文化的石頭砸原住民的 ...
發佈時間_ 2020\05\07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10/12/17-12/19
(下文摘自:〈王墨林,情懺台灣八〇〉,2010/12/28,王瑋廉) 右下舞台處,三個青年、一把吉他、一把口風琴和沙鈴, ...
發佈時間_ 2017\12\18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04/12/09-12/12
【故事大綱】民國88年6月19日,一場夾雜著社會問題、人性與暴力的姦殺命案。莊嚴冷肅的軍史館,是國家的故居,亦是國民的前世。於館內擔任保衛工作的軍人,何以在短時間內殺人、姦屍?是怎樣一股邪惡力量驅使的衝動?! 國史應該怎樣被敘述出來呢?讓它像電影裡的暴力畫面嗎?把殺人、殘虐、肢解都理想化了;還是像神話中的罪惡預言?誰 ...
發佈時間_ 2019\08\20
0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