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檔案庫
BROWSE BY:
【表演與身體】「重複」與「重生」之難:以《Shapde 5.5》為例
影片長度
00:17:45
時間標籤
【表演與身體】「重複」與「重生」之難:以《Shapde 5.5》為例1
【表演與身體】「重複」與「重生」之難:以《Shapde 5.5》為例2
【表演與身體】「重複」與「重生」之難:以《Shapde 5.5》為例
資料時間_ 2014/09/24
資料地點_ 身聲淡水小劇場、台灣數位藝術中心

《Shapde5.5-劉守曜獨舞》是2014年牿嶺街小劇場的年度公演,由身體氣象館劇團製作。牿嶺街小劇場館長姚立群邀請劉守曜駐館創作獨舞作品,並邀請來自馬來西亞的影像創作者區秀詒、台灣的實驗電影導演吳俊輝、澳門的數位影像藝術家李少莊以及香港知名攝影師馮建中來台與劉守曜合作,共同為Shape和Shade的相遇進行實驗。

劉守曜以50歲的當下,回望過去獨舞創作、探究未來生命,將慾望、時間、記憶為經緯,讓影像化為角色、收納舞台各元素於主題之中。僅一人的舞台,動用了3台16釐米放映機、2台數位投影機,1台手持8釐米放映機、現場VJ操作,建構出影像與肢體關係的新格局。

摘自:劉守曜個人網站

關於《Shapde 5.5》中「重複」與「重生」之難,郭亮廷於〈倖存者與裹屍布──評《Shapde 5.5》〉有這樣的描述:

所謂的「殘酷劇場」正是這個意思,是去體驗重生的迫切和困難。同樣的,劉守曜生出的那個頑劣的自己,燈一暗就不見了,再度上場已經長成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或者說,退化為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公司員工。只見他雙手舉高、腳尖點地,做出芭蕾舞的標準姿勢,口中一遍一遍的背誦「明天,明天,再一個明天」。可是他明明沒有明天,因為影像彷彿前世的記憶來糾纏,前一景的嬰兒和更前面的妖婦被倒轉放映,使得他的芭蕾越跳越凌亂,最後被捲入影像的群鬼裡。他完全就像他所引用的《馬克白》,他的「人生不過是一個行走的影子,一個在舞台上比手劃腳的拙劣的伶人,登場了片刻,就在無聲無息中悄然退下」;他絕望的對著過往的幽靈吶喊「熄滅吧!熄滅吧!」結果是他自己不支倒地。的確,新生命曾經來過,但很快又被過去的影像帶走了。 就這樣,劉守曜渴望重生,我們看到的卻是難產。

發佈時間_ 2019\09\05
版權資訊
原件著作財產權人: 劉守曜
數位檔案著作財產權人: 在地實驗
直接連結: https://archive.etat.com/?p=7289
發表迴響

請先登入社群網站,或是填寫兩個必填欄位「姓名」與「電子郵件」後再送出留言,您所輸入的資訊僅供本網站使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延伸閱讀
資料時間_ 2001/08/08
河左岸劇團(1985-2014)是80年代台灣小劇場運動的指標團隊,以低調內斂、充滿文學意象的劇場美學風格為名。當時的核心團員包括黎煥雄、作家陳俊志、影像工作者吳俊輝,以及康文玲、朱麗娟、孫天珍、葉智中等。《百夜詞》是陳品秀的作品,由安原良、蔡政良、李為仁、王仁千等人演出,是一場強調身體動作的表演。「 ...
發佈時間_ 2016\12\30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19/01/27
• 緣起 站在藝術典藏與研究的立場,如何保存「劇場表演」的現場性與複合性藝術特質,以及如何兼顧紀錄表演者肢體動作、表情變化、聲音情緒等細節?這其中,除了有賴劇場表演界對「紀錄」與「評論」的投入,自上世紀以來,我們所習慣的、以「導演剪輯」 ...
發佈時間_ 2020\03\25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1996/01/11
臨界點劇象錄(1988-)由前衛劇場工作者田啟元(1964-1996)與詹慧玲、林泰助共同組成。初期劇團由一群對戲劇充滿熱情的跨校學生組成,漸漸被喻為極前衛、風格化的小劇場代表性團體。1980年代,解嚴前後,在導演田啟元的帶領下,臨界點的劇作內容深具社會批判性,尖銳地反映階層問題及受壓迫者的困境 ...
發佈時間_ 2016\08\17
0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