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檔案庫
BROWSE BY:
身分幻術中的新政治想像
影片長度
00:25:06
時間標籤
身分幻術中的新政治想像
資料時間_ 2018/11/21
資料地點_ 臺北市立美術館(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181號)

在地實驗2018台北雙年展「反控/智」系列論壇(一)
◆題目:身分幻術中的新政治想像
New Political Imagination via Identity

◆時間:2018年11月21日(三)14:30
◆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 地下樓生態實驗室

◆論壇簡介: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微軟、IBM 和 Face++ 聯合進行的演算法研究發現:淺膚色男性的「性別識別錯誤率」只有 1%,淺膚色女性為7%,而深膚色男性達12%,深膚色女性甚至高達35%。作為一名在台灣從小就必須經歷各種輿論上「身分控制」的人來說,不難理解想要掌控自己的身分、命運和形象這樣的想法。討論人臉識別在解決的其實就是身分政治。一些掌權者因自身受困於這種政治焦慮之中,逐漸想凸顯身分的重要,於是驅動了某種「尊嚴恢復」的需求。

美國政治經濟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近期論及身分政治時提到,因為左翼的轉向——對「經濟平等」的關注減弱,轉而更多地關注如何促進各個邊緣群體的利益(如少數民族、移民、難民、婦女和 LGBT 群體 )。這種所謂進步人士因為對一些問題思考的精力和注意力都被其他命題轉移的後果,就是讓很多社會的嚴重問題被忽視。這一轉變顛覆了長期以來的傳統,即認為政治鬥爭是經濟衝突的反映。

本次座談將從我們目前置身的數位狀態出發——可以隨時生產、製造、杜撰、變幻身份的機器中介社會中,去談當未來「身分」開始跟「臉」一樣不再值錢,在台灣特殊的政治主體情境下,文化的「身分政治」與其論述想像還可以被如何打破?

◆本場論壇策劃、主持:在地實驗 www.etat.com

◆關於「反控/智」系列論壇:
在地實驗受邀參與2018台北雙年展「後自然: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作品除了〈漫遊者函集〉(Flâneur Hanji)每週末14:30與觀眾分享他的個人見解,也包含本系列「反控/智」論壇共八場。論壇由在地實驗主持,邀請動態自造實驗室(FabLab Dynamic)、王咏琳、鄭先喻策劃。整體而言,論壇題旨以個體自主與反科技控制為核心,反思人類主體、人文思維與機械、科學實驗、人工智慧等技術物之間共生與抵抗關係。函集將全景直播論壇於ARThon藝術松學校影音平台(http://arthon.tw),現場或線上參與者皆可隨時提問、延伸討論。

2018台北雙年展-參展藝術家:在地實驗 
https://www.taipeibiennial.org/2018/information/48

ARThon藝術松學校影音平台-Hanji頻道:http://arthon.tw/channel_video.php?id=21

●展覽時間:2018/11/17 – 2019/03/10
●展覽地點:北美館一樓、二樓、地下樓展覽室
●2018台北雙年展:www.taipeibiennial.org/2018

延伸閱讀:
1.「身分幻術中的新政治想像」,在地實驗2018台北雙年展「反控/智」系列論壇(一),2018/11/21
2. 2018台北雙年展「反控/智」系列
3. 紀錄影片:https://youtu.be/jOnM_wUsFlU
發佈時間_ 2020\03\25
版權資訊
原件著作財產權人: 火旺教授‧、函集
數位檔案著作財產權人: 在地實驗
直接連結: https://archive.etat.com/?p=7770
發表迴響

請先登入社群網站,或是填寫兩個必填欄位「姓名」與「電子郵件」後再送出留言,您所輸入的資訊僅供本網站使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延伸閱讀
資料時間_ 2015/12/26
「製圖」(mapping),如同「模型」(modelling)一詞,除了代表了對現實的具象模擬,展現實體關係之外,也同時代表對抽象典型的追求,尋找著一種理想目標。製圖即是語言,媒介於理想與現實,提供思考論述的機會;當代的數位工具,更給予我們操作與詮釋空間關係的多重可能。地圖的繪製,經 ...
發佈時間_ 2017\01\24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17/10/30
一般來說,會簡單地把遊戲分成音效和背景音樂,但隨著各種遊戲類型、各種載體不同、程式語言,遊戲的聲音型態也隨之變化,第一講「遊戲之聲組成」將焦點放在各式類型的遊戲以及其聲音之間的組成關係,例如在某些傳統日式強調「劇情體驗」的日式遊戲中,合乎情 ...
發佈時間_ 2018\05\02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18/10/05
藝文補助逐年調增,藝術節、交流平台也愈漸蓬勃,作為無語言障礙的舞蹈創作,看似前景看好,也一向較受國際青睞。但落實於實際生存面,舞蹈卻不是個好行業。舞者薪資不足、職業舞團稀有、補助依賴度高、社會募款反應寂寥,以致舞團暫停或解散時有所聞。 ...
發佈時間_ 2019\08\13
0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