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檔案庫
BROWSE BY:
【表演與身體】空間縱深與鏡框舞台: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
影片長度
01:07:12
時間標籤
【表演與身體】空間縱深與鏡框舞台: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1
【表演與身體】空間縱深與鏡框舞台: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
資料時間_ 2004/12/09-12/12
資料地點_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故事大綱】民國88年6月19日,一場夾雜著社會問題、人性與暴力的姦殺命案。莊嚴冷肅的軍史館,是國家的故居,亦是國民的前世。於館內擔任保衛工作的軍人,何以在短時間內殺人、姦屍?是怎樣一股邪惡力量驅使的衝動?!
國史應該怎樣被敘述出來呢?讓它像電影裡的暴力畫面嗎?把殺人、殘虐、肢解都理想化了;還是像神話中的罪惡預言?誰控制了記憶,就控制了過去。國家認為:「過去的事件沒有客觀的存在,只存留於書面記錄與人的記憶之中⋯⋯控制過去的最重要關鍵就是記憶訓練。」(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從國史到國族是一個敘事的過程,而誰是這個「說故事的人」?國史毫無例外地是為了國家而建構的神話,它既誇耀殺人、殘虐、肢解的神聖性,而確保這些書面記錄服務現有的正統。然後,我們就擁有了一座說故事的軍史館,或其他什麼紀念館、博物館⋯⋯。(摘自:〈軍史館殺人事件〉,2004,《兩廳院售票》

本站「【表演與身體】鬼魂、屍身、標本、肉身: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中提到:

除了靈魂與肉身間「聚/合」造成的荒謬感,舞台上極具「表現力」的燈箱裝置則在演員與其共演之際觸發殊異的指涉:站定其中者人如標本、層疊玻璃如切片;演員匍匐爬行如蛹道、地窖;凝視如鏡的鏡像如地獄。

本劇少有投影,然而舞台上玻璃表面、目視高度至少二點五米的箱型裝置,在光源對比下時而呈現演員鏡像、時而產生身形疊影。更有演員進入其中、光源在裝置之外的演員身上時,造成暗處、玻璃箱內的演員彷彿扮演不在現世的幽靈。另有將玻璃作背投影幕,投影演員身影。無論是鏡像、疊影、殘影、投影,這些浮動的人影時而顯身於與台,彷彿無聲地飾演第五位(或以上)演員,靜觀亂世的他者。

本文〈【表演與身體】空間縱深與鏡框舞台:以《軍史館殺人事件為例》〉概念取自 2004新點子劇展《軍史館殺人事件》(2004)放映討論會(2019.04.22)文字紀錄,摘要段落如下:

參與者E——我剛剛很認真在想,我覺得國家性別是要有的。但如果國家不是用男女性別,而是用陽剛和陰柔來區分呢?重要的是這個性的生產機制,而不是指性別。對我來說,每個段落都有不同的空間性含義。最迷人的那段也是讓我最困惑的那段是四個人疊起來,產生含混的空間狀態

發佈時間_ 2019\08\16
圖片/影片版權
原件著作財產權人: 差事劇團、(導演)王墨林
數位檔案著作財產權人: 在地實驗
直接連結: https://archive.etat.com/?p=7009
發表迴響

請先登入社群網站,或是填寫兩個必填欄位「姓名」與「電子郵件」後再送出留言,您所輸入的資訊僅供本網站使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延伸閱讀
資料時間_ 1996/01/13
金枝演社劇團於1993年由王榮裕創辦,以簡單、俚俗、坦蕩的情感表現方式打入普羅大眾生活,將劇作靈感回歸本土,重新找回戲棚腳的感動,可說是散發獨特草根魅力的全民劇場。成立初期,金枝演社為自身訂立了為期三年的「田野調查研究暨演出呈現計畫」,內容包括嚴謹的演員肢體訓練及田野調查,依照循序漸進的過程探索台灣的文化源頭、人與土地的關係,尋求表演劇場的本土能量。1 ...
發佈時間_ 2016\08\23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1998/05/09-1998/05/10
本文〈【表演與身體】多元開放:以《TSOU.伊底帕斯》為例〉概念取自《TSOU.伊底帕斯》(1998)放映討論會(2020.01.16)文字紀錄,摘要段落如下: 參與者D——我認為「原民性」和當時的臺灣作為一個 ...
發佈時間_ 2020\05\07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00/09/21
九二一深夜,台北市臨界點生活劇場舞台上,上演一幕如假似真的震後災難場面。烏漆的空間,四周被黑幕包裹,上空斑裂垂吊的布塊像崩裂的牆面油漆,一條條裸露鋼筋、傾頹的門板窗檯,舞台地面俱是水,嘩嘩的水聲水影映著兩方微微透光的玻璃。舞台不停地漏水,水花濺起噴及觀眾,演員濕答答滾在水裡成了半裸的魚。由於太暗,排演時,導演王墨林一個不小心還差 ...
發佈時間_ 2020\05\07
0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