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檔案庫
BROWSE BY:
《TSOU‧伊底帕斯》,1998/05
影片長度
02:03:13
時間標籤
《TSOU‧伊底帕斯》,1998/05
資料時間_ 1998/05/09-1998/05/10
資料地點_ 國家戲劇院

下文摘自:〈跨文化中的一個政治問題──以《TSOU‧伊底帕斯》為例 〉(王墨林,2012/05/02)

台灣近年原住民文化熱的興起,多少說明了漢人社會中的原住民「再現」化,因與原住民文化中的祭儀與歌舞緊密地聯結在一起,而掩蓋住某些重要的現實性議題,譬如,以做為局外的漢人意識利用那些祭儀、歌舞等素材,如何將之拚貼成為原住民種族認同的鏡像,甚至延伸成為台灣社會想像(social imaginary)的建構;然而反過來想,漢人是否因此卻成為了原住民眼中的「他者」呢?所謂「異國情調」詞語的意義在這裡應該是相互辯證的。要說的是,當漢人通過各種方式刻意表現出不同種族共同生活在多元文化的和諧中,這種「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如何才能免除原住民被封鎖於「再現」化這一部份的「政治正確」呢?那麼嚐試以原住民自身來建構自己的認同論述吧,然而也不得不令人質疑,有可能如同「原舞者」那樣愈來愈陷入以人類學家的術語來表達自己呢?以他們歷年來的表演一直未及處理自己與「他者」的關係,而一直繞在所謂「傳統」歌舞的再現及傳播來看,這似乎也容易把原住民變成非原住民對其文化幻想的一部份。況且這個再現的過程,更否決了原住民創造對於自身所處之當代社會的敘述。

以本人企劃、編劇、共同導演的《TSOU伊底帕斯》為例,雖早於1997及1998年先後在北京、台北兩地公演過,但在其間引起兩岸劇評人的眾多評論之中,台灣方面較偏向於對原住民通過漢人(也是本人)「主導」所生產的一齣希臘悲劇,提出頗多不以為然的意見。嚴批如林谷芳所言:「鼓勵原住民走下去所冒的危險其實與人類學家一樣,一不小心,就會像十六、七世紀的傳教士用上帝拯救之名來同化土著般在為自己凌越弱勢找到一個支撐的理由。」(見表演藝術雜誌、1998.8),重貶則如呂健忠所言:「採用因果這個通俗的佛教信仰作為改編希臘悲劇的命題,無異於搬殖民文化的石頭砸原住民的腳跟,同時還自掘文化沙文的陷阱,仿如嫌漢文化的壓力不夠大,所以要再加上古代的雅典。」(見表演藝術雜誌、2001.7)。從以上僅摘錄林、呂二人片言隻語,即可立見本人已被判下種族沙文主義之重罪,這就顯示他二人所言是以台灣時下流行的「政治正確」,來做為韃伐本人「意識形態」(他方設定)之根據。因此,他二人既已將美學爭議轉化為一個政治問題,本人不得不必須在這裡提出回應,倒不是為了一齣在演出評論上已經建立一定評價的戲,而是為了嚐試能把原住民與現代藝術之間的美學關係更為澄清其政治性這一部份。

延伸閱讀:

1. 〈Tsou 伊底帕斯〉,《臺灣現代戲劇暨表演影音資料庫—數位典藏計畫:1986-2009》,2006

2. 《TSOU伊底帕斯》(台灣版)海報

3. 《TSOU伊底帕斯》(台灣版)節目單

 

發佈時間_ 2017\12\18
版權資訊
原件著作財產權人: (導演)林蔭宇、王墨林
數位檔案著作財產權人: 在地實驗
直接連結: https://archive.etat.com/?p=6185
發表迴響

請先登入社群網站,或是填寫兩個必填欄位「姓名」與「電子郵件」後再送出留言,您所輸入的資訊僅供本網站使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延伸閱讀
資料時間_ 1998/05/09-1998/05/10
本文〈【表演與身體】原劇與改編:以《TSOU.伊底帕斯》為例〉概念取自《TSOU.伊底帕斯》(1998)放映討論會(2020.01.16)文字紀錄,摘要段落如下: 參與者A——如何看待歌隊兩人的主角化? 參與者C——可能要回來看 ...
發佈時間_ 2020\05\07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04/12/09-12/12
【故事大綱】民國88年6月19日,一場夾雜著社會問題、人性與暴力的姦殺命案。莊嚴冷肅的軍史館,是國家的故居,亦是國民的前世。於館內擔任保衛工作的軍人,何以在短時間內殺人、姦屍?是怎樣一股邪惡力量驅使的衝動?! 國史應該怎樣被敘述出來呢?讓它像電影裡的暴力畫面 ...
發佈時間_ 2019\08\16
0則迴響
資料時間_ 2004/12/09-12/12
【故事大綱】民國88年6月19日,一場夾雜著社會問題、人性與暴力的姦殺命案。莊嚴冷肅的軍史館,是國家的故居,亦是國民的前世。於館內擔任保衛工作的軍人,何以在短時間內殺人、姦屍?是怎樣一股邪惡力量驅使的衝動?! 國史應該怎樣被敘述出來呢?讓它像電影裡的暴力畫面 ...
發佈時間_ 2019\08\20
0則迴響